券商寒冬到底有多冷?营业部员工要签“生死状”,月薪低到不用交税!

市场低迷,带给证券行业的影响,是多重的。证券行业正在经历的这场寒冬早已确认。

2018年的这场行业寒冬究竟有多冷?一家小型券商固收人士苦笑道:“现在月收入已经不用交税了。”

券商寒冬到底有多冷?营业部员工要签“生死状”,月薪低到不用交税!

券业业绩全年下滑?

今年来,券商所交出的成绩单普遍不好,寒冬之说肆虐。

据证券之星报道,就在10月底,34家上市券商三季报集体出炉,前三季度净利润全部同比下滑。整体来看,34家券商前三季度营收1845.49亿元,同比下滑12.29%;归母净利润478.23亿元,同比下滑32.91%。

就单家券商来看,34家券商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无一例外均同比下滑。净利同比下滑超五成的共有12家券商,分别是国海证券、东吴证券、山西证券、方正证券、东方证券、兴业证券、国元证券、中原证券、长江证券、第一创业、东北证券、西部证券。此外,太平洋证券是34家券商中唯一亏损的券商,前三季度亏损1.77亿元。

就各业务板块来看,利息净收入、投行业务收入、经纪业务收入等都有所下滑。就经纪业务而言,一方面佣金率不断下滑,另一方面股票成交量日益低迷。34家券商共实现446.50亿元的经纪业务收入,同比下滑16.82%。除了太平洋证券外,33家上市券商经纪业务收入同比下滑。

虽然10月下旬起股票市场活跃度增加,券商11月业绩触底回升,不过难掩全年业绩下滑颓势。整体来看,在今年股票市场持续下跌、成交额萎缩、股权融资规模减少等市场因素共同影响下,券商全年业绩下滑已为大概率事件。

从业人员瘦身?

据券商中国报道,今年开始,证券行业员工或许已经适应了各种花式降薪裁员的举措:

要求员工自己提交辞职报告、新员工全到基层锻炼、严查出勤率、调整薪酬结构……

案例一:有中小券商固收人员月薪不用缴税

有券业从业人士向记者透露,之前的时候部门员工薪酬体系为“基本工资+月度绩效+年终奖”,今年变为了“基本工资+季度绩效+年终奖”,其中,基本工资减半,每月发放的绩效变为季度考核绩效,并分摊在下个季度的每个月发放。“现在我的收入比以前减少了一大半,低到不用缴税。”该人士无奈猜想,“在这种形势下,年终奖有或没有都是悬念。”

案例二:券商研究所面临困境,各有各的难

有研究实力排名靠前的券商研究所人士告诉记者,公司报销越来越困难,流程很慢。

“今年年终奖肯定是没有的,所以我不等年终奖,直接跳买方了。”一家券商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告诉记者。

除了这样的个案以外,以往“阔绰”的研究所也对支出敲起了算盘。

“我们研究所今年甚至不打算搞大型策略会了,即便是办,也是做精品策略会,只邀请核心客户。”一家中型券商研究所的分析师告诉记者。

案例三:有券商营业部校招员工迟迟未签约

今年下半年,自称为某券商营业部应届校招员工的人士向记者表示,自己本应于7月份办理入职,但已过两个多月仍悬而未决,每月拿着仅相当于入职员工七分之一的实习工资。“硕士毕业生本应每月7000块的工资,但现在每月只拿到1000块的实习工资。”

案例四:5000块工资也肯干,明牌应届毕业生只求入行

僧多粥少,竞争的激烈程度便可想而知。比如,记者了解到,某地方农商行省级分行的金融市场部校招,进入面试环节的全是清华和北大的硕士。

“都这样。能进就很不错,大家已经不在乎工资了,只求入行。我听说有个北大的硕士为了进一家券商工作,5000块的工资也肯干。”一家中小券商的业务人士说。

案例五:温水煮青蛙,工资再低也不跳槽

寒冬之下,或许能够栖身在一棵大树之下,已算幸运。即便长期拿着微薄的收入,也找不到跳槽的动力。

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就表示,公司这一年IPO一单也没做,再融资有几单。年轻同事们拿着8000块一个月的收入,却没想过跳槽。

案例六:研究所降薪裁员压力较大

今年下半年以来,有数家大型券商研究所传出要裁员的消息,事后虽然均被辟谣为假消息,但是“日子难过”却是业内人士的共识。

研究所作为券商生态中非主要创造利润的部门,面临的降薪裁员压力比较大。据上述分析师表示,国内的券商研究所都在盈亏平衡左右,成本比较高,行情不好的时候,难免首先进行岗位调整。

案例七:有券商加强营业部考核,员工要签“生死状”

作为体现经纪业务业绩的主要载体,营业部的日子非常难过。

行业寒冬之际,营业部被迫不断压缩成本,在绩效考核方面加大员工的考核力度,在新增客户、新增资产以及基金销售方面加强考核。

券商中国记者还了解到,前不久深圳某券商启动了一场考核风暴,所有营业部员工都要签订“生死状”,业绩考核不达标直接淘汰,而考核指标并不比牛市时的标准低。

案例八:有投行保代薪酬被降低

高大上的投行人士一直被视为金领,但今年来创新低的IPO过会率及募资金额使得行业投行收入大大缩水,降薪的刀子也落到了投行保代的头上。

今年初,就有大型券商降低所有保代固定津贴的金额,比如将ED级别保代固定津贴调至1.2万,VP级别降低至2万等。而保代的签字费用也将分期支付。

布局放缓?

在加紧“瘦身”同时,过去几年券商疯狂的“跑马圈地”运动,在今年也明显放缓。

据界面新闻记者梳理,今年年初至10月,券商营业部数量仅增加了477家,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1299家,相比之下大幅减少。

券商寒冬到底有多冷?营业部员工要签“生死状”,月薪低到不用交税!

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Choice

此外,今年以来,券商撤销营业部的情况屡见不鲜。据媒体统计,2018年前三季度,券商共撤销营业部45家,已超过2017年全年的36家。

尽管扩张步伐不如往年,依旧有部分券商选择在熊市中逆势扩张。其中,增设数量较多的券商包括安信证券、招商证券、银河证券、兴业证券、东方证券和光大证券等,分别新设了17家、16家、21家、27家、15家、15家和21家营业部。

从网点类型来看,新增营业部多为C型营业部。而从地域来看,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依然是券商扩张的热门区域。

券商寒冬到底有多冷?营业部员工要签“生死状”,月薪低到不用交税!

营业部地域分布情况(数据来源:上交所网站)

转型阵痛

随着佣金率和交易额的下降,券商部均经纪业务收入也明显下降,营业部和经纪业务人员的费用开支成为券商的负担。纯粹通过网点和人员扩张的模式已经失效,线下渠道面临转型。

事实上,多家券商也已将财富管理作为战略重点。例如,华泰证券重新架构了零售及财富管理、机构客户服务两大业务体系;国金证券撤销原经纪业务管理总部,成立了经纪业务执行委员会;广发证券新设立了私人银行部。

或许就如某位在证券业从业多年的营业部总经理所言,现在是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。“证券营业部将迎来一次真正的发展机遇,证券公司零售业务将回归财富管理本源,在这次大潮中,必将有一批券商被清理出场。谁把握住机遇,赢得出场权,未来的市场将更加广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