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败局!万人“围攻”ofo总部,独角兽一地鸡毛!

昨天,上千名小黄车用户"围攻"北京总部,从5楼堵到1楼,要求ofo现场退押金。有网友P了张图,戏称这是“ofo车友会”。

大败局!万人“围攻”ofo总部,独角兽一地鸡毛!

 

 

大败局!万人“围攻”ofo总部,独角兽一地鸡毛!

 

 

ofo被迫紧急发布《退押金政策提醒》,称会根据申请顺序进行审核与收集,线下申请与线上申请并无区别。

该政策出来后,ofo退押金迅速从一场上千人的线下交易,发展成近千万人的线上交易。

近一千万人什么概念呢?相当于一个瑞典的人口(大概990万)。

对此,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吐槽:这是我这辈子排过最长的队,向天再借500年才能收回押金。

网友们也纷纷给ofo建言献策:

商业鬼才版→_→:建议退款排队页面增加广告位。

鸡汤版:那些年抛弃你的同龄人,现在欠你199押金

情话版→_→:无论多久我都愿意去等,只要你把钱退我…

遗嘱版:客服请稍等,我先给我儿子立个遗嘱,等我死了,麻烦您把199元退我儿子账户。

 

大败局!万人“围攻”ofo总部,独角兽一地鸡毛!

 

 

 

01

 

截至下午2:49,押金退款显示ofo的退款用户已经排序到了第9517561位。这951万人如果按每人99元的押金来算,总额是9.42亿元;如若按照199元押金来算,则这笔押金总额超18.93亿元。

对于ofo,排队人群颇多指责,“我觉得这家公司快要破产了,资金链应该是断了,所以才赶来排队退钱。”一个用户说,“之前小黄车就应该像摩拜一样卖掉。”

从2015年创业开始,在狂热的资本驱动下,这家公司走过了惊心动魄的路程。先从高校起家,很快攻占了各个大城市,随后在全球布局。但坍塌比崛起的时间更快,短短几个月,战略版图大规模收缩,员工大批被裁。

直到现在,这家公司依然看不到起死回生的希望。而多达几千万的用户,还焦急地等待着要回总计36亿的押金。

消费者遭遇退押金难,ofo并不是独一家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很多共享单车用户经历了共享单车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。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,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,涉及金额10亿多元。

由于共享单车的高损坏率,目前其发展主要还是依靠资本投资。一旦发展遇阻,资本停止烧钱,企业很容易出现触碰押金资金池红线的情况。

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共享单车,包括悟空单车、3Vbike单车、卡拉单车、小鸣单车和酷骑单车等早在2017年就出现运营、资金问题甚至跑路倒闭。

这种模式通过低价格、高补贴、频繁的优惠、巨额的广告投入,吸引用户加入。如果拥有了海量的用户数据,就可能在某一领域形成局部垄断。基本维持公司在这一领域的霸主地位后,他们再通过提价来谋求盈利。

遵循这个经验,ofo玩命般地造车、投放、覆盖各个城市。争取更多用户,甚至被当成ofo的唯一目标。而对于车辆的管理、维修,车锁的更新、维护,包括智能锁的运用,这些真正增强用户体验,非常需要增加投资的部门,ofo并不重视。

从始至终,ofo没有盈利,没有找到赚钱的模式,也没有办法真正转化自己的大数据(如果这些数据存在的话),只是拿到了大量投资。但大量的投资、大量的押金、大量的用户,便让他们产生了空洞的盈利信心,却失去了探索盈利模式的耐心。

02

 

2018年5月4日,《经济观察报》刊发了对ofo的评论文章,无不谄媚地吹嘘:“ofo小黄车取得的一份份的成绩单,就是流淌在北大血脉中创新与突破的写照。”

但表面风光无限,此时账面上可支配的金额不到3.5亿。而它一个月的运营成本,就高达2.5亿。不久,ofo着手大量裁员,同时,挪用用户押金的传言四起。到了8月31日,它的供应商上海凤凰直接摊牌,发布公告称ofo拖欠了他们6815万的贷款,已经将ofo告上法庭。

戴威在内部会议中说,他也想过要放弃,“确实没钱了,不想管了。”

从9月份开始,用户大量申请退还押金。ofo一再延长退还周期,退还时间从3天到15天,此后更频繁出现一个月也退不回来的状况。现在,几乎所有关于ofo的新闻背后,都有人留言追问,“什么时候退还押金?”

 

大败局!万人“围攻”ofo总部,独角兽一地鸡毛!

 

 

 

现在路边停靠的共享单车,小黄车几乎不见踪影。

在中关村南大街的马路边,寒风中一位中年妇女举着手机扫一辆小黄车的二维码,但是她反复扫了好几次,最终也没能打开这辆单车,只好放弃离开。

曾经的独角兽,如今却濒临破产,寒冬萧瑟,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,市场上高风险的钱也越来越少了。